第二十八章 單挑無敵

熱門小說推薦: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獵艷記 寶貝太大了進不去 花開欲暮 山里漢的小嬌妻 農村風流寡婦 星辰道 天才風水師 女行長的沉淪

"愛書網"訪問地址:http://www.ugcktm.live

手中短刀如同毒舌般刺入那群士兵的心口,刀法嫻熟,動作敏捷,顯然是用刀老手,比起三流的流氓混混們不知道要強了多少倍。

于氏的雙腳猛蹬向地面,江邊泥土濕滑,雙腳反而陷入了泥土中,費老大勁兒卻沒挪動得了半步。

褲襠處傳來溫潤的感覺,他老于妥妥地失禁了。

說來奇怪,烽火臺內沒有穿出任何喊殺的聲音,這一切有些太不符合常理。

那領路的三名士兵也被嚇暈了過去?此刻都沒有喚醒屋中的同伴,事情的發展顯然超出了他的認知。

屋內安靜地太過于詭異了!

意識到這點的還有剛剛那位說話的船工。

此時,他的手中握緊了一柄短刀。

短刀并不是上戰場的武器,大規模的團戰往往需要更長的攻擊距離。

長矛,長戟或是錘子都是不錯的選擇。

然而對于狹小空間內的肉搏而言,短刀可以前刺,可以劈砍,揮舞起來更為靈活迅敏,倒是比那些長武器更為順手。

“不對勁兒!

那名船工對同伴們喊道,似乎不像剛才般沉著靜謐,已經被眼前的景象嚇得慌了神。

他靠近一名躺在地上的守備士兵,翻過那人的身體,看清楚了那人的面貌。

映入眼簾的,是慘白的皮膚和沒有閉合的雙眼。

顯然,這人已經死了很久了。

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船工迅速向前突襲,靠近那領路士兵的身側,唯一的選擇就是擒下這活著的三人,逼問出這一切不合理的解釋。

若真是埋伏,此時想跑恐怕也沒了機會。

短刀上揮,迅速下劈,斬向那人的肩頭,空間狹小,即便那人有過人的本領,勢必也逃不出這短刀的攻擊范圍。

短刀帶出一連串虛影,破空聲如閃電霹靂般尖銳刺耳。

眼前的那名士兵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冷汗瞬間從船工的額頭滑落,這一刀撲了個空,居然真被那人躲了過去。

似是從原地蒸發,船工居然找不到那人的蹤影。

見了鬼了!

一個可怕的念頭從心里涌起,想起這滿屋子的死人,難道這些人都是陰間的臟東西?

原本信心滿滿的船工精神崩潰了。

看向那剩余的兩名士兵,再沒了斗志,想后退只是雙腿哆哆嗦嗦,軟地動彈不得。

他多么希望此時自己能直接原地昏倒,畢竟昏倒后就算是死了,也比活著受到如此詭異的驚嚇來的更好一些。

他甚至想自己抹了脖子。

“將軍勿驚,小的們誓死掩護將軍后退!”

那名船工似是回過神來,看向說話之人。

那是自己的同伴,現在正握著同樣的短刀,說話的時候已經護在了自己的身前。

先是不解,然后瞬間會意。

將短刀立在地面上,強撐著從地面上站起身來。

站在他身后面的人也意識到不對,呼吸間靠近了過來,護在那名船工的周圍,同時一人架起他的肩膀,讓他站的穩些。

“別說話,先這樣藏著!蹦侨说驼Z道,聲音很小,并沒有讓其他人聽了去。

那名船工也定了定心神,再次穩住了身型,脫離了那人的支撐,向門外退去。

意料之外的是,那剩余的兩名士兵并沒有動手的意思,只是帶著一絲莫名的微笑看著這群慌了神的船工,聽這動靜,似乎烽火臺上也沒有援兵。屋內唯一的活人,除了他們外,就只有這奇怪的兩名士兵。

船工的眼睛看向屋外的方向,并無人包圍,只是遠方的江面上似乎傳來一些嘈雜的聲音,但卻看不到人影。

正猶豫著是否要退出烽火臺,若是只是幾名士兵詐他們,就這么走了不僅辱沒使命,想必傳出去真會讓人笑掉大牙。若是埋伏,如果晚一秒退走,不僅斷絕了生機,那江上剩余的千百搜戰船誰來指揮。

一時沒了主意。

于氏卻不似這般猶豫,眼看屋內再無聲音,發瘋似地向江面跑去,卻不料一頭撞上了什么東西。

“來了都是朋友,這位朋友怎么著急離開呢?”

于氏再次癱倒,他看到的,正是那名消失在屋內的士兵。

說話的人,正是傅士仁。

江邊的商船處,一名船工正焦急著眺望烽火臺內情景,雖然沒有看到任何異常,臺上的篝火也并未點燃,只是這份安靜,過于詭異了些。

他有意派人前去探查一番,卻又擔心影響了他們的節奏,若是節外生枝,只怕最后背鍋的就成了自己。

正在猶豫躊躇之際,一名身著清涼的少女卻出現在他的眼前,少女頭上戴著紅色的絲巾,在夜里顯得有些邪性,女子形只影單出現在江邊,讓船工著實有些害怕。

“大哥,這船是開往江東的嗎?”

三天前,徐真,趙云,傅士仁三人帶領神機營趕往烽火臺江畔。

畢竟無法把握呂呂蒙渡江的確切時間,每當夜里,徐真便和趙云,傅士仁守在江岸,如果有人靠近,烽火臺上的人發出信號,他們三人自然會接應,之后將呂蒙引入烽火臺內。

然而,呂蒙多疑,若是有了瑕疵,勢必會引起他的警戒。

為了消除呂蒙的顧忌,他們便將公安內的死囚來了個提前處決,給他們換上軍服,每當夜里就放在軍火臺內。

自然而然的,有個問題出現在眾人眼前。

死囚的尸體可不像他們一樣耐心地等待呂蒙的到來,過了兩日,尸臭味就熏的人進不去門,于是徐真就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白天將尸體埋入土里,到了夜晚再拋出來放在烽火臺內。

盡管趙云曾經提出過反對意見,若是因小失大,反而無法收場,他并不是迂腐的人,其中利弊自然分得清楚,也便同意了徐真的做法。

如果順利,當呂蒙等人徹底進入烽火臺內,到時將之生擒,這海上的部隊勢必不會發起進攻,畢竟他們手里只有一支神機營的兵力,其余的守軍要繼續駐守其中。

若是計劃落敗,那么即刻逃走就是唯一的出路。

如果在江邊憑借500多人與東吳海軍開戰,完全送人頭行為。

也因此,為了不引起東吳海上部隊的注意,徐真特地將其他斥候及士兵調了出去,一部分神機營士兵留在暗處接應,另一部分神機營在小綠的帶領下將貨船包抄斷了他們的后路。

盡管這其中存在著很大的風險,徐真作為一個變量,或多或少地影響了劇情發展的節奏,呂蒙渡江的計策也可能會發生著一定的轉變。

直到剛才,徐真才放下心來。

呂蒙果然依計偷襲,并且根據劇情,他本人是親自參與到偷襲當中。

也就是說,此刻位于烽火臺內的人,其中就有呂蒙。

人活著比死了有用,有趙云和傅士仁在,倒也不怕這二十多人能鬧出個什么名堂。

為了避免打草驚蛇,這烽火臺上的篝火倒是不著急點燃,畢竟現在首要的任務是將呂蒙捉住。

傅士仁習得了葵花寶典,速度最快,守在門口自然是不會輕易放人逃離。

趙云手上功夫最硬,留在屋內,一來能捉下呂蒙,二來這趙云應在多年之前于江東見過呂蒙,認得長相倒也少了很多麻煩。

再者,達摩克利斯之劍正握在徐真的手中,此時倒也沒什么可怕的。

屋內刀劍并舉,四周的船工揮舞著短刀向徐真兩人劈來。

徐真將達摩克利斯之間取了出來,對準了首當其沖的船工,巨劍飛速攜帶者徐真本人地向那人的菊花飛去。

那名船工一聲慘叫,萎靡地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兩下,一動不動了!

周圍的人仍沒有搞清楚狀況,徐真的速度太快,常人只能看到一柄巨劍帶著虛影消失在原地,卻看不到運動的軌跡,只是那倒在地上的漢子生死不明,其他人便奮不顧身地沖了過來,企圖圍攻徐真。

一下子沖上來這么多人,

他也是頭一次經歷這樣的情況。

一群人黑燈瞎火地揮舞著短刀,他的腦袋轉的飛快,迅速分析著對策。

不得不說蛤蟆功倒是有些作用,徐真感受到別人的動作似乎都有些遲緩,那不是別人變快了,卻是他自己的感官變強了。

對于蛤蟆青蛙這種動物而言,運動的軌跡是最容易捕捉。

戰局很亂,

但一瞬間,徐真就找到了突破口。

這眾人之中,唯獨沒有沖過來則是那名被護在中央的船工。

就他了!

徐真沒有猶豫便發動了巨劍。

借助著巨劍本身的規則之力,徐真的身體跟隨著巨劍飛向了那人的菊花。

那個可憐的家伙,只覺得身下一緊,瞬間的麻木掩蓋了血肉破開的疼痛,只感覺好像有什么東西裂開了,甚至來不及慘叫,他便昏迷了過去。

徐真情急之下沒控制好力度,這一下的力度比起之前顯然有了質的飛躍,只是那被刺中的人就倒了霉。

“都督!”一名身材瘦弱的船工喊道,連忙攙起受傷的那人,翻過身來查看傷勢,然而映入眼睛的東西,險些讓一名士兵給吐了出來。

實戰讓人成長很快,

徐真已經發現這柄巨卷的玄奧,

凡是射程之內,單挑他是無敵的,

這巨劍的響應速度絕對非普通人類能擋的住,即使修煉了葵花寶典的傅士仁也夠嗆,哪天有機會倒也可以找他做做實驗。

如果遭遇圍攻,他只需要一個遠距離目標脫困即可,這劍的運動軌跡從來不是直線,仿佛這劍也有意識,會避開沿路中的所有阻礙,直沖向那個位置。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愛書網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河南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