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七章 水道外的天光

熱門小說推薦: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獵艷記 寶貝太大了進不去 花開欲暮 山里漢的小嬌妻 農村風流寡婦 星辰道 天才風水師 女行長的沉淪

"愛書網"訪問地址:http://www.ugcktm.live

年年見到是歲,只出口了一聲“你好”,便再也沒能繼續說下去。

尼克也接了聲“你好”,語氣比年年誠懇一些,也更有禮貌,但也有些裝腔作勢的生疏,一如年年那個僵硬的笑容。

是歲對尼克點了點頭,目光在年年臉上流連片刻,在她避開視線之前轉身,抬手指了指船頭的方向:

“快要到出口了,要不要去看看?”

從船尾走到船頭,河水嘩啦啦地拍著船舷,安靜潮濕的輕風迎面而來,將遠處那一縷微光吹向黑暗的水道,斷斷續續地連在尖尖的船艏。

沿著那條細碎的微光遠望,一個硬幣大小的白點懸在水面的盡頭,映襯得四面的石壁愈加漆黑難辨。

年年抬手,用手指夾著那個白點比了比,硬幣大小變成了乒乓球大小,也更亮了一些。

船的速度很快,黑暗正被擠開。

是歲走到她身邊,年年回頭看了看,找到了錯后幾步的尼克,這才松了一口氣,但還是有些尷尬。

她剛才那兩個字的選擇過于倉促和生硬,相比較對于他人的效用,更多的語言因此凝滯在她自己的喉頭,把她想說的話和不想說的話都攪在了一起。

尼克默默地嘆了口氣,倚靠著船舷,輕聲哼著不成曲的調子,倒是把年年和是歲兩人間沉悶的空氣撥動了些許。

“好幾天沒見到你,在忙什么?”是歲問道。

“忙著......睡覺做夢!庇辛虽亯|,年年發現很多話都變得好說了。

“夢到了什么?”是歲笑問。

“一些前塵往事!蹦昴暌残π。

是歲看了看水道的出口,船艙里傳來鬧哄哄的人聲和腳步聲,被困得無聊的玩家們也終于發現了泛著白光的出口,正紛紛涌到甲板上張望。

尼克皺著眉正想出手趕人,三尺水大呼小叫著來找會長,松青打著哈欠湊到是歲跟前要說話,是歲卻先開了口,也不知道在看著誰。

“那天在通天樓見到我,也算是前塵往事嗎?”

年年早已走到尼克跟前,無奈地壓住他蠢蠢欲動的小刀,扭頭對是歲笑笑:“不算!

......

“跟我們說得輕輕松松平平淡淡,見到真人還是慫了!

尼克踩在另一條船的甲板上,戳了戳年年的臉:“還以為你換了個芯子,結果就換了個皮?”

雖然幅度不大,但年年確實長高了一點,這個速度固然并不引人注目,可也明顯不屬于正常人的范圍。

“那我要怎么說,直接一句‘我們其實沒有兄妹關系’了事?”年年拍開他的手,沒好氣地回道。

“什么都不說最簡單實用,”尼克搖搖頭,“從你堅持要親口去講明這件事的時候,我就知道你還是沒長進!

年年撓了撓頭:“你這是從哪里看出來的?”

她現在好歹也是活了好幾茬的人了,怎么感覺還是沒尼克懂得多?

“從你這副傻樣子看出來的!蹦峥诉m時地向后一躲,避開了年年撓來的爪子,“小朋友,你是需要個貓抓板嗎?”

“需要,你去給我找!蹦昴贻p哼,視線四下一掃,敲了敲某處船板,“出來吧,沒偷聽到什么有用的東西,傷心不?”

“你是故意被我看到的?”西米爾重新凝固出身體,訥訥地道。

“知道你不會輕易罷休,剛好也不是需要隱瞞的部分,就讓你來滿足一下窺私欲!

說話間,這艘船上的玩家也已經陸陸續續鉆出了船艙,好在尼克兇名浩蕩,暫時無人敢靠近他們三人四周,只是有些竊竊私語。

年年向船尾溜達,西米爾亦步亦趨地跟著,模樣莫名有些唯唯諾諾,尼克嘖了一聲,也追上了二人。

這丫頭也就能對這個人板起臉裝裝大人物了,對稍微親近點的人都狠不下心,大概最能狠下心來針對的人就是她自己了。

之前讓迪昂先去跟是歲交待一下這兩天的大致情況果然有用,他厚著臉皮去行使監護人權利也很有必要,否則年年說不定又會在言談間妥協,把這件事拖后處理,再攪成一團爛賬,就此擱置不提。

“那你現在打算直接告訴我了?”

尼克走到床尾的時候,就聽到西米爾小聲地問著,年年風輕云淡地回道:

“嗯,聽完以后你,或者那個阿爾伯特也行,去給我當個傳聲筒!

尼克看著這位一句話露底的“大人物”,頗為無奈:“說那么多做什么,這種事解釋得清楚嗎?”

“嗯......”西米爾遲疑了一下,也點頭,“其實我也覺得沒必要再說了,感情問題向來都是主觀的,你說了他不聽,他說了你不聽,這再正常不過!

“聽我把話說完好不好?”年年瞪了尼克一眼,“我是想知道些別的事情,現在不方便親自去問而已!

“什么事?”

“綿綿已經去世好幾年了,但據我所知,是歲等她的家人是最近才收到她的記憶芯片的!

年年說完,看向西米爾。

“我不記得自己有留過類似內容的......”她想了想,挑了個合適的表達,“綿綿有過類似的‘遺言’或者待辦事宜,而且現在看來,這份記憶芯片的內容極其不完整!

“你覺得是有人特意編輯過再寄去的?”西米爾一驚,連忙問道,“最近才寄過去的?具體是什么時候?”

“是我來到華夏區之后,不到一個星期!蹦昴昊叵氲。

那個時候他們都在藏花谷,三尺水下線后回來,說有人留了個箱子在是歲家門口;前幾天,是歲又提到了一次那箱子病歷和記憶芯片,年年估計,這兩個“箱子”應該是同一個東西。

“太巧了吧!蔽髅谞柡傻氐。

“我也這么覺得,而我不怎么喜歡巧合這個詞!蹦昴甑貞,目光凝重。

知曉、能接觸到并能夠提取編輯她當時保存下來的記憶數據的人,在她的記憶和認知里,只有一個。

沃爾頓博士。

“這個問題稍后再說,我先跟你講故事,記得一字不差地復述過去,再問問有哪些是他知道的,哪些是他不知道的!蹦昴甓诘。

知道了那份記憶芯片是被如何剪輯的,或許就能推測出寄來那箱東西的人的意圖,既而猜出這人是誰。

雖然對年年來說,這個答案已經無限接近于已知。

“嗯,好的,沒問題,一定做到!

西米爾立刻盤腿坐在甲板上,還取出了紙筆,想了想又推給年年一個水壺,殷切地期待她的故事。

尼克一臉嫌棄地踢開西米爾的水壺,留下一堆水果,不遠不近地站在一旁,也豎起了耳朵。

年年跳到船舷上坐好,晃著腿,整理了一下思路,開口:“事情要從綿綿的父親將她送到H國說起......”

......

故事不長,年年又省去了很多心理活動,只花了十幾分鐘便結束了這次談心大會,若不是那些水果占用了她的嘴巴,恐怕這時間還要被縮短一半。

雖然極盡簡略,但這其中的諸多關鍵環節也讓兩位聽眾久久無言。

尼克也終于明白了那天他在森林中第一次見到年年的時候,她為何會是那副模樣,而她后來又為何會忘記他。

西米爾不像尼克這樣早與年年相識,情緒波動很快平穩,也壓下了對其中各種技術問題的好奇,催促道:

“后來呢?你是怎么到這里來的?”

“后來,”年年咽下最后一口蘋果,伸著脖子看了看前方亮堂堂的水道出口,聽到了前方那條船上傳來的玩家歡呼,“就到這里來了唄!

西米爾耷拉著腦袋,收好紙筆,在這艘船上繼而響起的歡呼聲中落魄地拍了拍袍子上不存在的灰塵。

他就知道這最關鍵的部分沒有那么容易打探出來。

“好了,記得去干活,我們也已經出水道了,接下來還有別的事情呢!

年年跳下船舷,正要向船頭走,突然腳步一頓。

兩艘船上此起彼伏的歡呼聲,霎時間化成了一片寂靜。

尼克和西米爾也察覺到了異樣,齊齊向乍然迸進視線的天空看去,卻只看到了幾百雙金色的眼眸,正一眨不眨地看著他們。

藍天云海從這些龐然大物堆疊出的間隙里漏出,巨龍的翅膀劃過,遮住了最后一絲天光,

黑暗,又降臨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愛書網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河南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