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自絕于天下(上)

熱門小說推薦: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獵艷記 寶貝太大了進不去 花開欲暮 山里漢的小嬌妻 農村風流寡婦 星辰道 天才風水師 女行長的沉淪

"愛書網"訪問地址:http://www.ugcktm.live

成王府中,薛洋自己解下了心結之后,金陵對于這場由自己挑起的動蕩應對起來變得更加的輕松。這一點甚至于在裴澈到來以后感受的更加明顯。

“王爺,下官前來,有兩件事還請王爺給下官一個準信!焙痛饲暗膫髁钣分苯颖悔s出來不同,裴澈見到了薛洋本人,甚至于對方還舉行了宴會款待,只不過這種禮節卻讓他心頭最后的一絲希望也因此徹底消散。

“裴尚書執掌戶部,難不成是來要賦稅錢糧的?”其實對于裴澈,薛洋也有些好奇,對方曾經還參與了擁立李蘊的那場鬧劇,但是卻在最后關頭悄然脫身,到后來更是在唐皇上位之后對付楊復恭出力甚大,似乎朝堂之爭對于他來說影響不大一樣。

“下官確實身負圣命,催要南境各州郡稅賦,還請王爺不要讓下官為難!迸岢鹤詈笤賴L試了一下,成王府只要依舊上交賦稅,那么自己就可以回去,也可以那這件事去堵氏叔琮等人的嘴,至少上交稅賦就代表著對方依舊是大唐的臣子。

“自從唐皇巡幸東都開始,本王就曾說過,朝廷入東都,我江東各地賦稅就不會上交一分一毫!毖ρ罂粗鴮Ψ剿菩Ψ切Φ:“其后,唐皇聽信朱全忠之言,召集北方各路諸侯,兵犯山南,和天策軍廝殺的時候,這句話本王又說了一次,唐皇在東都,本王上交多少錢糧都會便宜了朱全忠和宣武軍而已。本王又不是傻子,這等資助敵人的做法如何看不出?”

“再者說,如今山南道那邊新政鋪開,各地百姓需要安撫,各州郡之間也需要大修官道,江南之錢糧已經用于山南恢復,斷無北上送去東都的道理。唐皇若是缺衣少糧,就找朱全忠要吧,今年中原風調雨順,他也不在乎那點賦稅吧?”薛洋一句話說完看了一眼裴澈,轉而搖頭道:“此事不用再提,天下賦稅本就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本王所作所為,對得起這天下百姓,無懼任何流言蜚語!

“王爺此言差矣,賦稅上交朝廷,是為陛下所用,也是利國利民之大事,如何會被梁王截流?”裴澈搖了搖頭,肅然道:“難不成王爺覺得陛下于這天下是多余不成?”

“裴尚書說的雖不對,但是也不差多少!痹u看了一眼李振,后者當即接過話茬道:“天子如果不能治理天下,不能安定民生,不能消除動亂,不能重現昔日輝煌,那這唐皇天子要了有何用?”

“興緒,你也——”裴澈被李振這直白的話語說的臉色一變,轉而霍然起身,但是卻見到薛洋端坐上首,似乎毫無反應,頓時看著對方道:“這也是王爺的意思嗎?”

“確實!毖ρ簏c了點頭,毫不諱言道:“我薛洋在乎的是這天下和百姓,不在乎誰是皇帝,這又不是什么新鮮事?裴尚書難道不知,漢室天下傳承前面,沒有不變的王朝,卻有這始終血脈傳承的漢室天下和百姓。他們有些武帝時代的驕傲,有些太宗時代的風骨,如今更是歷經百年動亂卻始終不屈不撓,傳承文明和希望。他們才是天下的主人,才是孟夫子所言,民為貴,君為輕,才是太宗皇帝所言,能覆舟的水!

“亂世之中,百姓疾苦,蒼生罹難,百年之中,華夏大地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各方勢力是你方唱罷我登場,可是又有誰記得,這天下原本就是那些升斗小民之天下,先賢當年留下來的話,先皇留下來的警示,竟無一人放在心頭。這等天子要之何用?這等天下早就該換個顏色了!毖ρ缶従徠鹕,看著裴澈呆呆的眼神肅然道:“如今南境已經平穩,天策軍已經做好了準備,隨時北上統一天下,再造乾坤,這一次我自會努力,讓這天下真正成為天下人之天下!

“天下人之天下?”裴澈呆了呆,隨即喃喃自語道:“孟夫子喊了千年,太宗皇帝也離世數百年,這天下何曾是百姓之天下?”

“以前或許不是,不代表以后不是!毖ρ笃鹕硪恍Φ:“至少,這南境江山各州郡,如今已經走了征兆,窮一代人之心血,奠定根基,子孫后代自然會走出一條新路,走出一條不一樣的路來!

“裴尚書,言盡于此,本王也就不多說了,至于你的第二件事,想來你也不用多問了吧,一切已經有了答案。我薛洋只做自己認為對的事,不用他人置喙,這天下別有用心之人如何詆毀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對大局有利,是否對天下蒼生有利!毖ρ罂粗岢狐c頭道:“如今大勢如此,便是我不出頭,裴尚書以為,唐皇在東都還能安穩幾時?圣駕入東都,就如同入牢籠,從此大唐天下就再也不會有了!

金陵的這次碰面之后,成王府一如從前,趕在年節到來之前迅速推出新政,開始在山南道大張旗鼓的進行改革,而裴澈也沒有離開的意思,反而在隨后不久,悄然進入襄州等地,只是讓身邊的副手回東都傳訊。

這個動作讓薛洋等人暗自掉頭的同時也在隨后消息傳回東都之后迅速引起軒然大波,唐皇固然是怒不可遏,連帶著已經回到汴梁的朱全忠也是恨恨不已。薛洋和裴澈的一番話不僅僅是在說唐皇,更是讓他也陷入了一個極其尷尬的位置。原本想要跟著對方也來一手的他,此時硬是被逼的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薛洋的話說的很明白,他只在乎天下百姓,而不在乎李唐江山,所以他是順應民心而為,而事實上在南境百姓對于他的擁護確實是名副其實,甚至于中原等地,對于金陵推出來的新政心向往之的也是此起彼伏。所以金陵絲毫不懼怕任何詆毀,也不在乎外界如何評說。但是到了他朱全忠那里,情況就反過來了,若是和對方一般言辭,比拼民心的話,自己只怕瞬間就要輸得一干二凈?墒遣蝗绱,這天下就是大唐的天下,自己就只剩下忠于唐皇一條路可走?勺约阂龅氖潞吞苹时揪褪潜车蓝Y,此時提這個就是再打自己的嘴巴。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愛書網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河南11选5遗漏